太阳城游戏

郭田勇建议:理性看待新冠肺炎疫情对我国经济金融的影响

   2020年02月24日

字体大小:

  新冠疫情在春节期间爆发,又发生在有九省通衢之称、作为重要交通枢纽的武汉,特殊的时点、特殊的地点,对我国社会经济的发展带来了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近日,股市下跌以及世界卫生组织将本次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国际公共卫生事件”,加重了人们对于疫情的恐慌情绪,从金融市场来看,反应更为剧烈。

  对此,民建会员、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郭田勇表示,虽然此次新冠疫情对于我国社会经济发展的短期负面影响较大,但由于我国经济结构进一步优化,市场调节能力进一步加强,政府部门迅速出台的多项应对疫情的有利举措以及2003年应对非典疫情的经验教训,此次疫情的发生并不会对我国经济发展的长期基本面带来深度影响。需要正确认识此次疫情对我国经济金融的冲击,保持积极正面情绪,郭田勇说。

  疫情从短期来看对我国经济冲击较大,特别是第三产业中的餐饮业、旅游业、零售业受到的冲击更大。郭田勇分析,因为在本次疫情传播的初级阶段,政府部门采取了严格的防控措施,部分城市采取了封城、封路、封村等管控措施,阻断病毒在人群之间的进一步传播,这些应对措施改变了春节假期期间人们聚餐、旅游、购物的消费习惯,而相关行业在春节假期期间的营业收入在企业全年营业收入中占据较大比重,管控措施的实施使得相关企业在春节假期期间的收入锐减,对企业的营收和现金流周转带来了非常大的负面冲击。

  不过,从长期来看,疫情对于我国经济基本面运行带来的冲击较小。我国经济的长期发展趋势取决于我国经济发展的体制、市场创新能力、产业发展结构、市场调控能力以及消费和投资潜力。在前期,我国经济体系进行了体制改革和结构优化以后,经济长期发展趋势正逐渐企稳,经济体量进一步扩大、市场调节能力进一步增强,因此,本次疫情对于我国经济长期发展并不会产生深度冲击,疫情的影响主要集中在2020年的第一季度。

  郭田勇建议,当前的关键举措就是加大疑似病例的排查力度,尽可能缩短疫情阻击战的持续时间,推动社会经济尽快步入正常运行状态,目前政府部门出台的各项政策措施也是致力于此。此外,在受本次疫情影响的行业中,受到较大冲击的多半是劳动密集型行业,所以,当前还要关注疫情带来的就业问题。

  从资本市场角度来看,我国的决策部门在面对疫情压力的情况下,决定让股票市场在2月3号开盘,说明决策部门是很有远见和魄力的,郭田勇说。之前有一些言论提出要延迟股票市场开盘,我们认为股票市场除了具有金融产品交易的功能外,还承担着金融产品定价、金融风险发现和评估以及价格形成机制等功能,对于金融市场以及经济运行状况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因此,不能因为疫情的产生就推迟股票市场的正常运行。

  在股票市场开盘以后,出现了千只股票跌停的情况,上证指数也出现了近几年来开盘首日下跌幅度最大的场景。股票市场出现这种情况和短期内上市企业受到疫情负面冲击具有很大关系,这也是对短期内我国经济运行的合理反应。如果股票市场开盘后,股票价格没有下跌甚或出现上涨,反而说明股票市场的定价机制和估值能力是存在问题的,郭田勇分析。

  另外,针对有观点认为我国央行应该直接投放基础货币来购买股票从而稳定股票市场,郭田勇认为,这种看法在逻辑性上是有所欠缺的,短期内股票市场波动是市场机制的正常作用,过度干预反而会破坏市场的合理调节。从长期来看,资本市场是对经济金融机制以及经济基本面的反映,核心还在于通过加强信息披露、完善制度建设等措施来规范资本市场发展。

  从银行业角度来看,郭田勇认为,此次疫情并不会对银行业发展形成根本影响,但对其做好疫情防控金融支持提出了要求。比如,对于受疫情短期影响较大的行业和企业,比如餐饮、旅游、娱乐、教育培训等领域企业,商业银行不应盲目抽贷、断贷、压贷,可通过信贷重组、减免逾期费用、贷款展期、提前做好续贷安排、增加信用贷款和中长期贷款、降低贷款综合费用、适度做好风险缓释等方式为这些企业提供相应的资金支持,解决企业短期内对于资金需求的燃眉之急。

  郭田勇建议,对于涉及新型疫情的授信审批项目,可通过开通绿色审批通道、加大业务授权、优化审批流程、安排专项信贷额度、给予专项低利率贷款限额等方式加快业务办理速度,积极满足卫生防疫、医药产品制造及采购、公共卫生基础设施建设、科研攻关等方面的合理融资需求。同时,加大线上金融产品和服务渠道的供给力度,引导客户优先使用网银、手机银行等电子渠道办理金融业务。而对于本就属于“两高一剩”行业企业、不符合经济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企业,要按照既定部署适时实现市场出清。当然,银行作为商业性金融机构,在支持企业度过疫情危机的同时需要不断加强风险管理,在经济效益与社会责任之间平衡主次、做好取舍。

责任编辑:刘海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