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城游戏

奔波在文旅行业防控一线的民建会员古杨利

文/王建杰    2020年03月17日

字体大小:

  “亲爱的孩子,别怪我,欠你们的,妈妈心里记着。等工作结束,马上去看你们……”

  古杨利,民建北京市西城区会员,就职于西城区文旅局。与丈夫两地分居,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孩在北京生活,过年回家,共享团圆也成了她一年中最期盼的大事。为了团聚,她提前一个月将孩子送回了老家,以便腾出时间专心把节前的工作处理好。

  然而,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古杨利所有的安排。1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进一步部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要求有力有效遏制疫情。接下来,她代表西城区文旅局到区政府参加了相关会议精神的学习传达。

  一边是全家人的期盼,一边是刻不容缓的防疫。看着填好的假条,内心充满矛盾。感性的挣扎后是理性的思考和抉择。农历二十九晚上,古杨利正式向书记提出取消休假。收拾起对家人的思念,她义无反顾地投身到战“疫”之中。

古杨利(右)走进文创园开展防控工作

  疫情防控初期可以说是最苦的阶段。春节在即,当时许多同事已休假,有的已经离开北京,人员调配捉襟见肘。文旅局第一时间成了春节期间防控工作小组,制定了《春节期间新冠病毒防控工作方案》。作为文旅局疫情防控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古杨利担起了协助书记全面负责文旅局疫情防控工作的职责。做一件关乎民众健康甚至生死的工作,责任重大,丝毫不敢懈怠。俗话说万事开头难,“开始几天,每天睡觉不超过六个小时,吃饭也是偶尔想起。”

开展防控宣传,发放折页

  文旅局在疫情防控方面涉及行业广,难度大——全区宾馆酒店、A级景区、文化馆、图书馆、博物馆、文创园区、演出场所、电影院、歌厅、网吧、电子游艺厅……为创建“零感染单位”,在书记的领导下,古杨利主持起草了总体方案和十一个基层单位的专项工作方案。为行业制定了《防控指南》《应急处置指引》《告知书》;印制发放宣传海报、折页、手册近十万份;利用17个网络信息平台发布防控政策和防控知识近百条。

  疫情防控工作经历了几个阶段,开始是制度准备阶段。各种会议、各种工作小组、各种方案纷纷建了起来,“我一天要开三到六个不同级别、不同部门的会议,还要抓起文旅局的疫情防控具体工作任务。”此后,大量的排查和防控任务落下来,“内防输入,外防扩散”,宾馆酒店是重要的管控领域,一周之内,古杨利排查了六百余家宾馆酒店,核查相关人员近1500人。

  节后复工复产,按照“一手抓防控、一手抓复工复产”的要求,又面临大量的行业管理、指导、检查等工作……“现在疫情防控已持续一个多月,疫情也开始趋于下行,最担心的就是大家的思想松懈、功亏一篑,工作重点转为提振精神。”为此,古杨利更多地与一线排查人员交流,想办法让大家保持好工作状态。防控任务每天都有新变化,工作不得隔夜,会议精神每天要传达,防控政策每天要学习。“身为办公室主任,我每天都是十二点后睡觉,从1月20日开始未休息过一天,就怕不能第一时间了解到出台新的防控政策,担心任务下达晚了、传达不准确”,古杨利可谓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记得在除夕夜,古杨利和两位战友竟然忘了吃晚饭,直到十点多才想起来,“于是方便面便成了我们大年夜的盛宴。”

  “在这一个多月里,我竟然生出了白发。岁月依旧,遑论苦累,我只是真切地感受到身为人民公仆的价值和意义。作为民建组织一员,能为保障一方人民的生命安全做出贡献而感到骄傲。我也收获了更加强大的自己,穿林过溪,负重奔跑。”

  孩子在老家也已经两个多月了,从她们出生到现在,古杨利第一次和孩子们分开这么长的时间。每次拖着麻木的身体回到冷冷清清的家,看着她们的衣服和玩具,都无比伤感。“我不敢跟孩子们视频通话,甚至害怕听到她们喊一声‘妈妈’,那种感觉痛彻心扉。当看到小儿子在镜头前不停地抢手机时,恨不能肋生双翅。”

  正是儿女情长,才有家国天下。

  “盼过了正月十五,盼过了龙抬头,盼来了烟花三月春如洗。我亲爱的宝贝,战‘疫’胜利之时,妈妈定不负承诺,带你们去山水间奔跑,看鲜花盛开!”

责任编辑:刘海梅